關於部落格
部落格更名~以後參加社團都用這個名字
,不了解腐女涵義的請慎入!!
  • 1811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說愛你不是放屁 第4~6章 作者:鼓手K99

5.


害蟲俱樂部是這個地兒同性戀者最標新立異的地下王國。裏面的主兒竟是怪胎。要麼對假髮有種毀滅性的偏執,或者對別人用過的避孕套超級膜拜,裝束極其怨念,處事也不按理出牌。如今來的幾個角色,正是裏面的骨幹。
肖騰是個開放的人,從來不吝嗇自己的身體,只要志同道合都可以彼此享用一番,爾後再提起褲子一拍兩散。

回過神來,床上的人已成了兩個,華澤元的表情沒好大個變化,只是雙眼炯炯有神,深處的戾氣讓人發寒。
那家夥摸了幾下,從男人身上妖嬈地滾了下來,丁字內褲暴露出來,又隱入長長的衣擺。
“唉,肖哥,這誰啊,挺不錯。”裝模作樣地拍了拍肖騰的肩膀,發現稱兄道弟不成,又想郎情妾意一回,
往他身上一蹭:“但這個男人,看上去來頭不小,我不敢惹。”見肖騰面有異色,他也臉色一正:“肖哥,我在俱樂部打滾了這麼多年,看人那是一看一個准。不是小弟不幫你啊,命只有這麼一條,實在是為難得很。”說到一半,不遠處傳來冷笑一聲,那人妖縮了縮脖子害怕得不敢吱聲,露出訕笑的臉和無辜的眼神。

真他媽會裝,肖騰不大高興地拍開他的手:“你知道我對男人不感興趣。”那人神神秘秘地湊到他耳邊,悄悄地說:“難得的極品啊,你自己嘗嘗就知道拉……”
看他還是不悅,人妖哀怨起來:“同是天涯淪落人……”
“好了好了,快點滾。”真是受不了。再來話都說道這個份上了,也不好再強人所難。這樁買賣對做皮肉生意的人來說,的確風險太大,也怪他頭腦發熱,考慮不全。

幾人如獲大赦,二話不說,趕緊撤退。

肖騰歎了口氣,點了只煙抽起來。燙手山芋啊真是燙手山芋,今天既然要玩幹脆就玩到底,反正自己身邊的人都已打發到安全地帶,他最挂心的也有了安置,所謂舍得一身剮皇帝也敢拉下馬,他如今孑身一人,怕個雞巴。
抽得舒坦了,才滅了煙,慢騰騰地走過去。發現男人的眼神沒有失掉一點銳氣,又陰又絕,好得很。

雖然他不太喜歡碰男人,但碰到勁敵也非不可破例。以前和幾個同性玩過NP,那是他情緒最最低落的時候,唯恐自我傷害不夠殺不死那根痛神經。

肖騰不禁失笑,腦袋搖了搖,撲上去一把將那人的衣服撕掉。
“身材不錯。”在他耳邊,吹了個響亮的口哨,看著那人皺了皺眉一副想吐卻又無處可躲的模樣,就覺得好笑,伸手解開他的褲頭,拉到膝蓋,一把捏住黑色內褲裏的軟物,三根指頭徐徐地搓動:“想和我大戰幾百個回合,自己說。”

華澤元:“我不會放過你。”
“唉,我好怕。”他微微一笑, “對了,今天你怎麼老搶我的白啊。”
手弄了半天,那玩意也沒動靜,有動靜才怪!他又換了種風情笑起來,手捏了幾下,再扇了那東西一巴掌,
手指漸漸往下滑動。

他仔細地看男人的表情,發現手指往下移的時候,那張剛毅的臉有些緊繃。

“喂,你說我們這兩根誰會比較粗?”肖騰最擅長地就是這般溫和地說些汙言穢語,面不改色還有點不得了的神情,又不是那種徹底的痞。“恩?怎麼不說話……”這時,摸到囊袋下面的手指,突然凹了下去,他的表情有些變了,臉上多了些疑惑的痕跡──好像有些……不對勁?
被他壓在身下一直顯得沈著的華總偏偏此地無銀三百兩地掙了掙:“你到底想幹什麼?”
“當然是──操你。”肖騰漫不經心地吐了幾個字,突然用力拉下他的內褲,把他兩只結實的大腿猛地往兩邊分開。
男人也動了起來,腿往死裏閉,他身上的藥性起碼明早才完全退去,也不知哪來的這麼大的力氣,能與他旗鼓相當,但還是肖騰拳頭比較硬,往他脆弱的腹部砸去,就把這個家夥強弩之末般輕易制住。

肖騰是打架的好手,這一拳雖是揮得隨便力道也不輕。但男人硬把那陣痛緩了過來,卯足了馬力和他較勁。
掐住那人的脖子,對著被這幾下折騰得面紅耳赤的臉再度舉起了拳頭。沒落下去。只聽骨頭劈裏啪啦在空氣中被捏出一陣爆響,然後‘啪’的一聲,華澤元的臉上多了個五指印。
“告訴你,”肖騰拍了拍那張臉,有些惋惜,聲音輕柔地:“不要惹我,除非你想被打個半死。”
男人嘴角含血,不削地笑了笑,有脾氣!
只是當肖騰撐起身,把目光全部集中在他的下面時,華澤元拳頭緊了緊,嘴唇扯了扯,然後耗光氣力似地埋頭喘氣。


6.(H)



有好一陣,兩人都沒有出聲。空氣裏像繃了無數根一觸即發的弦,不可捉摸的危險。

肖騰亦是吃驚不小,我是不是老眼昏花了?面前是個徹頭徹尾的男人,鼻間也是濃烈的陽剛氣味,可他的腿間,怎麼會有女人的東西?
在那蜜色的胯間,往外凸著小小的圓形,兩片粉紅的花瓣皺在一起,似乎在躲避他那雙陌生的眼睛,
生怕他露出一點不懷好意,甚至有些簌簌發抖地往裏凹去。
肖騰不禁向它湊進,眼神化為挑逗的舌尖,細細地琢磨著那上面羞出的濕氣。這不是幻覺,絕對不是,那東西肉感十足,形態飽滿,縮得緊緊的……他慢慢抬起頭,正好對上華澤元脹鼓鼓的眼睛,眼底壓著滿滿的不安和慌亂,一縷血絲從裏面顫抖著爬上來,在眼球上擴張直至布滿。

壓下心頭的震驚,肖騰的眼睛繼續好奇地在他私處轉來轉去,嘴邊的笑不斷擴大,直到大笑出聲:“哈哈,我說嘛,誰會沒有把柄。”
一個沈重的落井下石,成功看到男人的臉被痛苦所占據。

他的眼神仿佛牽扯著對方的汗腺,只是微動一下,男人的襯衫就濕一片。肌肉一塊一塊地現出來,浮起僵硬的線條,再是頂起的乳頭,胸膛發抽。
肖騰俯身的時候,那人背梁一縮,眼裏有著嚴厲的警告,和一抹……性感的虛弱。
“真他媽的晦氣!”肖騰突然變臉,唾了一口,厭惡地皺起眉頭,眼睛卻仍是盯著男人躲在大腿陰影下晦澀的私處。然後他猛地轉過頭,似笑非笑地抓住他的肩膀扯向自己,工整的衣料在五指下變形,往下滑去,露出對方骨感卻不瘦削的肩頭。
華澤元隨著他的動作仰起的臉有些泛白,嘴唇終於開始顫抖,眼睛不停地閃動,那王者的氣勢蕩然無存,
只剩脆弱和忍不住的哀求。他嘴巴動了動,但那句認輸的話仍是沒說出口。
肖騰知道他想說什麼,現在他無疑就像被槍指著頭,除了渺茫的機會什麼都沒有。但是他不懂示弱,青山從來就不留。

而他本人也是在天人交戰,要不要幹?任何人在生死關頭,都會傾盡所有,尊嚴將是第一個被出賣,也不顧這個東西彌足珍貴,就是東山再起也要不回來。
放過我,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。就是一個牛逼得不行的大佬,在他的脅迫下,還不是跪在地上,痛哭流涕,像狗一樣舔他的皮鞋,唯恐賤得不夠。就連在刀口上舔血的都如此,更何況一個只會投機取巧的商人呢?

“搞半天,你是個娘們。”肖騰扯了扯嘴,邪著眼,露出個輕蔑的笑容,手放在他的膝蓋內側,狠狠往下壓去,在男人表情驚恐身體往上騰起時,手指插進他裂出了一條縫的花穴裏。

“不……”然後他在對方眼裏看到了絕望,深深的絕望,他的瞳孔一下子就空了,一點混沌都不剩。但肖騰仍不滿足,他怎麼可以在沒對自己臣服之前就把靈魂撕成了碎片?
沒門!
他惡毒地把那兩片唇瓣往旁邊撐開,露出裏面紅潤的嫩肉,用指甲不斷刮著上面薄薄的膜。身體強硬地置於他腿間,讓他的雙腳無論如何扭曲都不能閉合。
漸漸,他有些沈迷於對男人粗野的撫弄,這家夥的私處看上去比他任何一個情婦都要幹淨,漂亮得多,更勾人心魄的是有種處子的澀。就像剛剖開取出的內髒,湧動著鮮活。

……”華澤元被縛的雙手緊緊扣住枕頭,汗水滾滾地流,腿根無法抑制地顫抖。隨著那只手在花穴裏越發放肆地搗弄,他駭得有些神志不清了,眼神迷蒙,太陽穴突突地跳,臉患了暴病般菜黃,所承受的遠遠超越了他能夠的負荷。
肖騰也有些心急,其實他要的只是對方的告饒而已,看樣子,是找不到台階下了,也許從來沒有過的屈辱把這家夥打蒙了,完全不知何去何從。

媽的,漸漸肖騰也有些不耐煩了,男人方寸大亂的同時,他也跟著分寸盡失。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手指泯滅了初衷,失控地穿插著那抹緊致的肉窩。

而身下的人半閉著眼睛,大口大口地喘息,臉頰緋紅的樣子,挺誘人的,肖騰的身體又俯低了一截,指頭專注地轉悠在裏面,挑起裏層細小的花瓣,摩挲輾轉,時而揪起一絲媚肉,時而整個罩住快速地抖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